舌甘舌甘

[双黑太中]恋恋宇宙

我站在阶梯教室外透过窗户和栏杆张望的时候,一眼就捕捉到熟悉的橘红色发旋。中也坐在整个大教室的最中间,脊背挺得笔直,像一个会用淡蓝色笔记本把老师说的每一句话抄下来的高中女生。他注视着黑板的目光认真又锐利,好像上面画的不是人体结构而是昨天下午那只被他拉断了尾巴的小白鼠。


一截白色的耳机线从他的发丝中间漏出来,我给他发了一条line,中也,我说,你往左边看。

我如愿以偿地看到他抖了一下,然后强作镇定地摸出手机查看我的line,屏幕发出的白光把他的脸照得凶神恶煞的,我就知道他又在走路的时候看手机了,居然把亮度调成这个德行。

下一秒他侧过脸看我,在桌面下隐秘的角落冲我比了一个中指—

春光明媚的大好早上我来悄咪咪收拾个谷子,365天都和我西皮一起度过😇😇😇

[双黑太中]单行道 02

太宰治×中原中也

向导哨兵,年龄操作(年下),一点末日设定。


“可是我怎么不记得,中也什么时候有这么高了。”

太宰治不疾不徐地说,站在他身后那台破电视机上的中原中也十分不爽地啧了一声,原本捏着匕首抵住对方喉咙的手腕下滑,抓住了那条本就松松垮垮挂在太宰脖颈上的领带,把他扯过来面对自己。一直站在破铜烂铁上以抵消身高劣势对于一个还没吃早饭的人来说未免太过强人所难,他转手把这个不到两个小时里就切换了好几张面孔的小兔崽子丢在沙发上,自己居高临下地站着俯视对方。

“你要把我送回塔里吗。”虽然是问句,语气倒是平平的,太宰治丝毫不惧,上移与中也相对的目光几乎称得上大义凛然,...

[双黑太中]单行道 01

太宰治×中原中也

向导哨兵,年龄操作(年下),有末日背景。

 

中原中也是被急促的铃声和比铃声更响的敲门声吵醒的。

他勉强抬起眼皮,窗外的天空漆黑如墨,很显然并没有到他平时开始工作的时间。睡觉前他再三确认过白噪音发生器还好好工作着,储存的能源足够维持到人造光源再一次被点亮,所以他能听到电话的唯一理由就是,哨兵塔又篡改了据点的信号屏蔽权限——尽管这个四面漏风的破房子并没有什么被称作据点的必要。

“中原先生!”电话的另一端传来刺耳的风声,很显然通话人正处在极速奔跑状态,这令进入清醒状态不超过五分钟的哨兵有些烦躁地皱起了眉头,“是中原中也先生吗?”

“NKHR0619...

[双黑太中]Love Marginal

师生年下。


https://m.weibo.cn/3833095452/4219382991645725


用了123456789年以前那个很有名的姿势,虽然姿势并不是重点。

[双黑太中]ロマンティック病

复健一下,校园已交往设定,就是想看他俩亲来亲去。

ロマンティック病

太宰治×中原中也


上午的最后一节课是英语,中原中也最不耐烦听这个。


逼近中午的阳光灿烂到称得上毒辣,被光亮的课本封面一股脑反射到中也的脸上,晃得他睁不开眼,迷迷糊糊只想干脆打个小盹儿,但闭上眼还没半秒钟就有什么小东西砸到了他的肩膀上,不是粉笔——老师从来对他课上偶尔的放肆行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是叠得整整齐齐的小纸条。


小纸条当然出自他后座的太宰治之手,还是粉红色的,不知道又是哪个学姐学妹的情书信封遭了殃。中原中也叹口气,抬头看老师的目光转到了另一边,把纸条拿到抽屉里迅速读完,有用...

“太宰,我必须要走。”
“你要不要和我一起。”

如果有一天我能这样站着:

啊啊啊甜太太@舌甘舌甘 的《边缘患者》里面的飞行员中也实在是太带感了!看到有别的太太给文画了图,这边也擅自画了一下…
虽然努力了但是还是不太能画出原文的感觉_(:з」∠)_ 有种银河护卫队和小王子混在一起的又浪漫又硬气的感觉,太空旅行简直帅炸天啊啊啊啊啊!

“他是小王子是飞行员,是狐狸也是玫瑰花。”
而他是什么?
“他是他永恒而唯一的起点和归宿。”

卡特斯洛特:

看了甜太太@舌甘舌甘 《边缘患者》过于激动而画的宇宙太中,表达不出原文万分之一的宏大感,只能赞美太太,太中,和黄铜钟表。
特别棒的原文👉http://3300k.lofter.com/post/1e6eea6b_12665fee

[双黑太中]边缘患者

太宰治×中原中也,太宰治第一人称。

 

宇宙最边缘的行星上没有沙漠,没有太阳,也没有风。

 

我从车后座上醒过来时半截身体都被白色的沙土掩没,好在意乱情迷的昨晚我仍然记得在昏睡过去的前一秒穿上那套笨重的衣服,我睁开眼和车顶脸盆大的窟窿对视了三百秒,意料之中地没有在漆黑如墨的天空上找到半点星星。

 

这辆只能开1公里的破车是出自我手的拙劣赝品,在动手上我的确没什么天赋,但好歹还能从外观上辨认出是辆经典福特,第一个足足有地球上三十年那么漫长的夜晚我与废铁皮和螺丝钉相依为命,而它就是我在这颗星球上的第一件作品。俗话说熟能生巧,这之后我还做了每次可...

[双黑太中]桃子香波

太宰治和中原中也吵架了。

这不是多新鲜的事,太宰治就像每一个国中时期暗恋前桌马尾辫铁刘海女孩儿的小男生所做的一样,喜欢拆别人绑起来的头发,往别人的铅笔盒里放半透明活蹦乱跳的蜗牛,在足足两米宽的走廊里故意去撞别人的肩膀。遗憾的是太宰治的前桌是一把空了快三年的椅子,和这个标准擦点边的他的同桌是个凶神恶煞一头橙毛的小矮子,而我们上文一直提到的这个别人便顺理成章地指且只指中原中也一个。

便有好事者问起这次吵架的缘由,太宰治理直气壮地说是中也把他的桃花运搞没了,刚刚长开的桃花眼好整以暇地眨眨,十足十的含情脉脉,十成十的胡说八道。

中原中也这个时候正踩着椅子擦黑板,听也不听地丢了个粉笔头过去,正正好...

实名捍卫太宰治睡他小男朋友的权利。

© 舌甘舌甘 | Powered by LOFTER